当我读到“全书完”时,心中一惊。初读《射雕英雄传》时对武侠小说的偏见已然消失,心中只有被迫与小说脱离的强烈不舍。蓉儿的笑颜仍在眼前,然而纷乱的宋末尘世还是给二人的命运蒙上了悲剧色彩。幸亏老师们让大家读的是《射雕》,否则许多同学定是无法从悲楚中自拔了。
我很想写得如豆瓣的书评一般随意洒脱,然而我见识短浅,就连书中的伏笔都寻它不着,何况“鉴赏”?在此将自己不成熟的观点抖一抖,让各位见笑了。老师让我们读《射雕》,绝非随意安排的。首要因素当然是《射雕》为金庸武侠世界的开端,大有敲门砖之意;更重要的是,《射雕》是一部纯粹的作品,适合我们阅读。这么精辟的观点当然不是我总结出来的,今日只是借此角度作一番分析。打个岔,本书主人公靖蓉二人正值青春年华,我们这些学生读此书是心潮澎湃,更有代入感。(笑)
《射雕英雄传》为金庸作品中最纯粹的。它不如《神雕侠侣》、《倚天屠龙记》等作品复杂,虽不及金庸后期作品老道,却有一份独特的纯真,更易于捕捉。《射雕》中的人物不少,却都不可删去,无一点赘余。郭靖的忠厚性格为广大读者所知,黄蓉的鬼灵精怪又惹得众人喜爱。这便是人物之“纯粹”中的性格之纯。
我们知道,经典的艺术作品中的人物之性格常常是复杂、难以捉摸的。然而《射雕》中的人物,性格突出,易于捕捉,读来自然就感觉爽快无比。郭靖虽然在成长,但他的品性是没有变的,使得我们在阅读时能够轻松地把握住他的形象。又比如聪明绝顶的黄蓉、“老顽童”周伯通、清高自傲的黄药师等等,正因性格鲜明才使多少代读者难以忘却。精明的作者赋予了角色无穷的可能性,于是故事情节就灵活开来,变得更加难以预测。再从整体上看,金庸小说中唯独《射雕》一部,其中角色的武功等级是清晰、有理可循的。东邪黄药师、西毒欧阳锋、南帝段智兴、北丐洪七公,后来又加入了周伯通,为金字塔顶端;梅超风横行天下,处于第二梯队;全真七子每位为第三梯队;欧阳克、沙通天、彭连虎、灵智上人、侯通海、梁子翁为第四梯队;江南六怪为第五梯队。最妙的是郭靖自塔底一级一级地攀登,至全书终时到达顶峰。其心智、武功提升的过程清晰可循,确实为“纯粹”。
故事情节为小说第二大要素。不得不佩服金先生高深的功力,够“纯”。这下说起来有些复杂,且先拿郭靖七日七夜疗伤一段举例:全书中所有派别的代表性人物戏剧性地悉数出场,郭黄二人以旁观者的角度展现以牛家村为舞台的武林、官场大杂烩。金先生在后记中提到,自己在此处无意中使用了西洋戏剧之手法,未料到竟有如此显著的效果。我读这一段时胆战心惊,同时又不禁为作者的巧妙构思喝彩。作品有一绝妙之处或许大多数读者难以发觉:金先生常常多次埋下伏笔点明关键,却又不直接道出,仅借着郭靖的第一人称视角,缓缓揭开情节,时而层层递进,时而又使读者瞬时惊觉。如牛家村酒馆的曲三之身份作者未曾点明、南帝身份为读者自行推断的等等。
环境之“纯”却是至高境界。全书有两大背景:一为众豪杰的“江湖”,二为大宋与金国、蒙古国的宏大世界。众人常道“江湖”为地痞流氓、奸恶小人混迹之地,但在金庸先生的笔下,“江湖”却是一片纯净,其中虽险象环生,却趣味无穷。然光是江湖并不能支撑起小说的核心意蕴,于是故事就建立在乱世的背景之上,增添了深意。主人公郭靖作为宋、蒙之间的特殊角色,经此渲染更显大气。倘若跳出小说看看,金庸先生将中国武侠文化包裹于西方小说技法,在当时确实是划时代的创新。这样,读者就不会感到作品艰涩难懂,又可品味中国武侠文化之神韵。妙哉!
当我以小说要素分析完“纯粹”之后,暗自觉得少了些什么。忽然,眼前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:
“突然身后有人轻轻一笑,郭靖转过头去,水声响动,一叶扁舟从树丛中飘了出来。只见船尾一个女子持桨荡舟,长发披肩,全身白衣,头发上束了条金带,白雪一映,更是灿然生光。郭靖见这少女一身装束犹如仙女一般,不禁看得呆了。那船慢慢荡近,只见那女子方当韶龄,不过十五六岁年纪,肌肤胜雪,娇美无比,容色绝丽,不可逼视。”
在老一辈读者心中,靖蓉二人的青春年华正如自己的一般。二人至纯至真的爱情令多少读者、多少代青年为之动容!可惜生于乱世,二人最终双双战死于襄阳,令多少“侠士”扼腕叹息!二人牺牲之际,黄蓉应是唱着自填的《山坡羊》,向挚爱的靖哥哥凝视:
“活,你背着我!死,你背着我!”
纯粹的金庸先生,纯粹的江湖,纯粹的青年读者。《射雕英雄传》作为经典,不断地被翻拍成各版本电视剧、被化为各类文学作品。正好,我们也处于十五六岁的年纪,正待步入江湖中闯荡。